病态娇羞

【米英】在节日盛宴上的见面 续

在节日盛宴上的相遇 续

 

 

#现代非国设 亚瑟第一人称 慎

#人物属于本家 ooc属于我

#依旧胡言乱语emmm

 

 

 

"I will return you, find you , love you ,marry you and live without shame"

 

 

 

我在这里生活有些日子了,两年?或是三年。当然是在英国,不过搬去了斯卡伯勒,一个小镇。我去那里唯一的原因就是活得不像伦敦一样压抑,兴许还有别的原因,只是我不想深究。


我很喜欢我那两层楼的小别墅,自带了一个小小的花园,可以让我在剩余的很多空闲时间打理花花草草。怎么说,也就那些娇滴滴的玫瑰和蔷薇陪伴着我。


我在这里找到一份还算不错的工作——图书管理员,天知道我被应聘成功的时候有多开心,每天和书打交道是再开心不过的事了。不过那是之前发生的事情了。


“嘿!柯克兰先生,又要出门啦?”住在我隔壁的,跟我隔了一个栅栏距离的伊万斯先生探出半个脑袋,拎着水壶向我发出询问,“帮我带些苹果回来小伙子,我知道你可以的,别一副丧气的模样,年轻人就应该充满活力……”


我深深叹口气,不得不说,伊万斯先生的滔滔不绝堪比泰晤士的河水:“当然可以,我敬爱的老先生,我想您应该好好保管好手中的水壶,因为您最爱的百合花就要在一时疏忽下淹死了。”说罢,灵活的躲过对面向我砸来的钱包,笑着拾起来快步逃开了伊万斯先生的“咆哮”。


说实话我很讨厌出门,除了必要的工作,我基本上都是窝在小房子里,所以伊万斯先生每次想方设法多让我出门走走,尽管语气不太友好,顺带一提,他家的苹果大概堆满一地下室了。



“欢迎下次光临。”①


我买了两大袋苹果,很显然,我是故意的,为的是能看到我的好邻居伊万斯先生为苹果未来的去向而犯愁,虽说是邻居,不过我和他的关系倒更像是好哥们。即便他大了我整整40岁。


我慢慢的在街上晃荡,天气转暖,那些小伙子已经开始换上短袖衬衫了,而我依旧一条围巾加上一件大衣,呃,似乎我才更像古板的老头子。


“砰!”我撞上了路灯,该死的,我居然因为走神干出了这么丢脸的事情。我尴尬的坐在地上,散落一地的苹果让我挺犯难的。


“hey—— 没事吧。”从我身边经过的一个戴兜帽和墨镜的小伙子扶起了我,还帮我拍走身上的尘土。虽说很可疑,但是更惊悚的是,对于这个人我还感觉有那么一点熟悉,似乎在哪里见过。


“我还好,真是感谢。”我点头示意,不再理会那个年轻人,蹲下身子捡拾掉落的苹果。而那个小伙子则尴尬的杵在那里,不过出乎我意料的是,他居然也帮我捡起了苹果。


“不用这样,是我自己不小心。”我略微惊讶的撇了那人一眼,现在的年轻人都那么乐于助人了?


“没关系,就是想帮帮你。”他捏住苹果的手顿了一下,转而塞进我怀里的纸袋,“最后一个。”


我吃力的捧着不太稳的纸袋,试图把苹果抖落得更平整些,“谢谢你的帮助,不过要是没什么事情的话我先走了。”


“等一下!那个…… 我的意思是我还有事情想找你。比如和我去对面的甜品店喝杯下午茶怎么样?”他笑容有些僵硬,却依然咧着嘴。


“我认为,和陌生人喝下午茶会使红茶的味道下降几十个档次。”我干巴巴的回应,并且打算直接离开。


可是…… 为什么要他娘的拽着我衣袖不放!

 

 

我想这是我这小半辈子以来最无奈的一件事之一,我从没想过会和一个陌生人一起喝下午茶,地点还他妈的不是在自己家的小花园。我沉默的捧着杯子,面无表情的盯了一阵墙上的钟,对面的那个小伙子似乎很踌躇不安,一直在扭动,该死的,他这幅样子把他当成对我一见钟情也不为过,毕竟在被墨镜遮住的半张脸下还是能察觉到可疑的红晕。


“那个,请问红茶味道怎么样?”


谢天谢地,他终于和我表白…… 啊?我有点呆滞的望着他,两三秒才反应过来他是对我说的:“还可以。”我做出了一个很中肯的评价。


“yeah!”


我听见他小声的欢呼,我并不明白他为什么要那么开心,难道我和他已经有了所谓的代沟?


“您能喜欢真是太好了!”我似乎能感受到他墨镜底下射出“闪耀”的光芒。


“呃,这没什么大不了的,会泡茶很正常。”


“不,亚蒂喜欢的才是最棒的……呃。”他愣住了。




“弗雷德,演的开心吗?”我放下杯子,不知道该做出什么样的表情来。我现在终于他妈的知道那熟悉感是什么了,这不就是我那变成直男去纽约结婚的小混蛋吗?嗯哼,让我猜猜,是老婆跑了或者是在纽约混不下去离婚了?


“怎么,是准备把这里也倒腾的鸡飞狗跳吗?我亲爱的弗雷德。”我自认为我语气很友善,并且放慢了语速,他慌慌张张地摘下墨镜,眼神不知道往哪里瞟。不久,终于憋出了一句话。可和我问的一点关系也没有。


“这是我开的甜品店,亚蒂,我的不知道你在这里,我……”,他组织着语言,而我强忍着内心的烦躁抱着手臂佯装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:“我是说,之前的结婚请帖是假的,我就是觉得亚蒂你太好了,你知道的,那段时间我不务正业,干的工作也不入流。”


“这就是你找MB和他一起哄骗我的原因?”


“不…… 呃,亚蒂。我不知道我该怎么解释,本来都已经过去的事情,没想到在这里看见你。”弗雷德似乎很苦恼,因为他不知道怎么和我解释过程的缘由,不过依我的思考,他大概是不想把那时的我带坏成痞子青年,又是自己事业和社交等各方面原因,和我分了手,而在逃去纽约避风头的时候那段时间,碰巧参与的那个宴会又有我的存在,结局不言而喻喽。不过我站在他的角度试着设想他的难处,内心还是堵得慌,不仅仅如此,我感觉我对他的感情似乎已经淡到忽略不计的地步,我想是那次分手,让我对爱情彻底失去了信心,特别是同性恋。


我真的不能再想下去了,我起身抱过两袋苹果,掏出整钱拍在桌上,朝着大门的方向离开。而弗雷德在恍神几秒后追了过来,拉住我的手肘,低声恳求:“亚蒂,以后的下午茶都由我提供,我这里永远对你开放。”末了,他放开了紧紧拽着我的又说,我回头深深望了他一眼,目光越过他的肩膀,看到了一张照片,那是我和他在公园的合影,被他好好的摆放在收银台上。


我收回目光,拉拢了围巾,脑子有点乱,却只留下轻飘飘的一句话。


“再说吧。”




我真的不知道英国是不是说的谢谢光临这类的x



终于写完了!突然猝死x  我一向钟爱刀子不会小甜饼 这个被我写的好狗血 

你们懂我的意思吧 很好

那我去睡觉觉了

晚安x